undefined

《想太多也沒關係》,克莉司德.布提可南(Christel Petitcollin)/著,楊蟄/譯,湯翔麟/繪,大樹林出版,2017.3
 

文/Muse 

 

看到最後,其實滿難過的,到底在哭屁我也不知道,看這種書可以看成這樣我也是醉了。可是……就突然覺得很委屈,彷彿過去近四十年來的所有委屈一次回吐出來,瞬間想起了從小到大的很多很多事情。

 

說出來也不怕大家覺得我很傲嬌或做作,可我真的為了身為作者所謂的「 大腦多向思考者」這件事受了很多苦。

 

那些記憶、那些感同身受甚至到我這還會被放大十倍的悲傷體悟、那些不被理解、被迫噤聲、誤解、責備、焦慮、放棄、自責,以及沒有人可以好好盡情說話暢談我見的孤獨,說真的我一點都不想要。如果可以合諧融入,誰想要活得格格不入( 這句型真是好用)。

 

當然還是有可以談心的對象,可是你明白對方只能理解部分或基於友誼和關係而回應安慰鼓勵等,所以只能挑適合的話題、面向,或者只能講到某個程度,而無法自在地表達真我( 不是指一般社交的自我保護或是社會角色限制的層面),擔心對方被嚇到或覺無聊,或者又是得到那一句這輩子聽過無數遍的「你想太多了」, 然後還會被覺得個性孤傲難相處。不過後來我覺得這樣也好,分散風險。

 

從小就敏感多慮,總是能夠「感覺」到很多不具體但真實進行的事情,經常試圖搞懂表象之外更深或更高的什麼但總徒勞。小時侯表達能力有限以及大人覺得小孩子懂什麼的雙重箝制下,很多事情我說不出來,可是我看得懂,可以理解那些人和事背後在搞什麼, 所以很小就明白成人的世界有多可笑,而所謂的大人也並不一定靠得住。

 

我只是靜靜地把一切看在眼裡,放在心裡,沒說、不說、說了多挨罵罷了,不代表我不知道對方做了什麼。更慘的是我都記得,那些當事人自己早忘記的,很不幸,我全部都記得,以致我在看待那些人的時候都必須戴著多重濾鏡,才能用現在此刻符合社會規範的態度和對方相處。很累,經常。

 

而且我沒辦法放下,沒辦法放過自己,那些痛苦悲傷殘酷醜陋骯髒下流的,全部融進了我的生命,成為靈魂的一部分,然後長成了一個臉看起來乖乖的但骨子裡髒臭到不行的暗黑文青, 缺乏自信,沒有自我認同,活得像在虛應故事,藉以敷衍自己,敷衍這個世界。

 

可以說我是在年過三十之後才開始建構比較正常的自我認知,透過學習和探究(這是非常漫長的過程且無窮盡之時),開始試著同自己及過去的生命和解,明白原來錯不在我。

 

也因為遠離了總是因為人際關係讓我身心俱疲的紛擾職場,終於能夠從容地好好跟自己相處。更因為遇到了能聽懂我、理解我,願意包容陪伴我的好伴侶,陪我一起經歷所有他曾參與甚至未參與的,我才總算慢慢活出了自己的樣子——自己也還滿喜歡的樣子。

 

覺得王老先生某種程度上跟我其實是同類人(雖然他否認),只是我們擅長的領域不一樣,他有他自己想要守護的花園,我也不一定能得其門而入,但沒關係,各自守護好自己的那座就行了。不過他比我更社會化、更理智、更深入理解世界運轉的規則,讓我很安心穩妥,只要負責善用自己的感受力,用在美善的事情上,然後跟他分享我的發現和心得( 王老先生的說法是我負責我們家的吃喝玩樂和生活順暢運轉),「正常發揮」就可以了。

 

回到書上。書的最後一章在講大腦多向思考者 如何應對現今社會的生存法則,同時又該怎麼善用並全面開發自己的大腦,讓自己能在這世界活得更如魚得水,絕大部分都頗實用,我自己會聯想到工作上的一些調整和修煉。其實也毋須說太多,對我們這種無法直線思考的人而言,一個點亮了就全盤皆通。這時候又覺得,其實有這樣的大腦也還滿方便的。

 

*《想太多也沒關係》,克莉司德.布提可南(Christel Petitcollin)/著,楊蟄/譯,湯翔麟/繪,大樹林出版,2017.3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Muse Cafe' 繆司咖啡館

M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