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Muse

 

前幾天在家附近的小郵局目睹一起真實事件。


黑黑瘦瘦的十多歲男孩拿著金融卡問櫃臺,他不知道密號多少,無法領錢。櫃臺人員說他未成年,必須由父母陪同或請父母來辦理密碼重設。


男孩:一定要父母都來嗎?他們離婚了。

櫃臺:其中一個來就好,看你的法定監護人是爸爸還是媽媽?
男孩:我也不知道是誰.....
櫃臺:不知道?!那你平常跟誰住?
男孩:我自己一個人住。
櫃臺:(沉默了幾秒)這樣吧,你先去戶政事務所申請戶籍謄本,確認你的法定監護人是誰,請他來辦理。
男孩:戶籍謄本?
櫃臺:對,去新店區的戶政事務所就可以申請,上面會列出法定監護人。你到那邊的櫃臺問怎麼辦理。


男孩「喔」了一聲。走了。


我看到他轉身離去時的表情。木然。和一點點的煩躁。


我不知道他去到戶政事務所後,同樣的情景是否會重演一遍。未成年人能否自行申請戶籍謄本,我也不清楚。我只知道,當男孩說出「我自己一個人住」後,整間郵局有瞬間的靜默。郵局很小,沒幾個窗口。大家都聽到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Muse Cafe' 繆司咖啡館

M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